当前位置: 首页 >> 装潢

经历与听闻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说说我从小到大经历过的不算太灵异但却真实的事情。

那些年还没开放二胎,我家成了典型的超生户,为了躲避罚款,没办法,我奶奶带着我离开老家,在外面养到上学的年纪才回去,我记着我刚到家那年,后院有家老人病死了,那时候我很好奇,加上有姐姐带着我看,胆子也就大了,直到被大人赶走,说是怕死人串了气儿,还不准猫狗靠近,现在想来也都是老一辈儿的迷信说法,串了气儿的死人会“活”,但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小学的时候我要步行十几分钟,去村子外面的学校上学,路上两边都是庄稼,我们多半两三个小孩一起走,那时学生还很多,四边村子里的小孩都去那里上学,不像现在,那学校里笼统不到十个学生,我因为刚回来还不太合群,只有一个小孩和我走的很近,我们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做作业,老师要我们互相对作业时我俩多是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她其实很漂亮,可惜脸上有片胎记,没错,是一片,我到现在都想得起来,像是火烧的疤痕但又很淡的胎记,后来有一天上学她家锁门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心神不宁的,整天都心不在焉,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回家后听父母说她住院了,心积水,没过几天就死了,她的尸体就放在村头的小庙上,那时候是冬天,我上学放学都能看到,应该是有什么说道,过了几天才下葬,当时村子里家家都在大门前洒白粉,说是用来防她,我不明白,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毕竟她一点都不坏。

我有一个姥爷,小时候年年寒暑假我妈都带我和我姐去看他,从我十岁往后我大概就不去了,因为我不喜欢他房里的昏暗,那种贴满了老一代的海报,晚上只开一盏五十瓦的灯泡,吃饺子还总骗我要在蒜泥里吐吐沫,他是一个算命先生,整天神神叨叨,曾经抓着我的手给我算,大概就是要二十八九结婚,寿命之类的,我也没太信,倒是有一次,他算的很准,那是我亲戚家大哥的婚事,他算了个日期,可那一年大哥也没个对象,本来也就觉得算命也就是说说而已,谁也没当真,谁知道到年底,大哥带了对象回来,怀孕了,差不久过年就把婚结了,这事也不知他是懵的还是真算准了,总之有些神奇,这些年我在外面干了些亏心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家里比较封建接受不了,每次见到我姥爷,我都有些害怕,怕他给我算出来。

姥爷还给我讲过很多据说他经历的事情,他脸上有一块青斑,每次说起来,他都说是鬼掐的,搞的我好一段时间不敢睡觉,还有什么黄鼠狼喝酒,他见到的断头鬼,很多我都记不清了,就记得那时候每次都把我吓得一愣一愣的。

其实我从未见过鬼怪一类,也没胆子去做什么见鬼的游戏,但有几个曾经的同事说过的亲身经历倒是很难忘。

她是一个女孩,也非常喜欢看灵异恐怖的小说,我记得我捧着一本封面吓人的鬼故事书在看,她突然凑过来,看了一会儿说,这一篇是我写的,没经过我允许就印在上面了。

我当时很惊奇,我随手看本鬼故事,里面那么多篇文,正巧被她看到她写的,也是巧了,我们交谈起来,她讲了她的一些亲身经历。

她问我,有没有过找不到东西的时候,就是明明记得放在这里,但回头找就不见了的,我想了想,这种事情是挺多的,她笑,那是鬼在和你开玩笑,把东西藏起来了,其实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再找到,或许在原位,或许在其他地方,总归不会丢的,但是我一但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在房子里四处说说话,比如——这东西我有急用,别开玩笑了把它还我吧!多数时候用不了一会儿就能在显眼的地方找到我的东西。

我有些惊讶,以至于后来东西找不到的时候,想过要不要按她说的做,但我始终没有试过,一是我害怕,骨子里希望这世界上没有鬼怪,二是我不认为她说的是真的,写小说的嘛,脑洞都比常人大些,没准是吓我的,要是我正神经兮兮的对空气索要我的东西,被我妈看到非说我精神病不可。

她还说了一件事情,她的亲身经历,她的职业要经常出差,有一次和同事一起住在一家旅馆里,前半夜打扑克,后半夜总听到外面走廊里有人的脚步声,但是出去却什么也看不到,她们就有些害怕,那时候是住在旅馆走廊最里面的房间,她们一起看到床下的拖鞋自己跳了下,那一夜她们都没睡好,不过她和我讲的时候倒是笑着说的,我那时因为工作原因也住旅馆,回去特意把拖鞋放到了旅馆的电脑桌下面,好在我在旅馆正数弟二间,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我也都没那么怕了。

要说她说的有些玄乎,我另一个同事说的就更唬人了些,他是个男的,练过散打,寝室里就放着挺沉的双截棍,看他耍时我总害怕他砸到脑袋,好在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

他说那是有一回和朋友喝酒,也是喝的有些多,半夜自己往家走,大概半小时就能到的样子,农村半夜都很黑,路上也没人,途中有一堵齐人高的墙,按他的话说顺着墙根再走十分钟就到家了,可那天他总觉着不对,出于对练武人的警惕,他往墙那边一看,有个黑影子冒着个尖,就像人的头顶一样,走路轻微的起伏,我朋友一走,他也走,他停他也停,可是我朋友并没有听见脚步声,他一害怕就跑起来,那黑影始终跟着他。

我当时听得时候还找他是不是喝多了,把自己的影子当成了别人,他摇头说不可能,被那么一惊酒早醒了,感觉墙那边就是一个人,当时心里发怵,跑了老远发现这墙还没到头,当时也不知道咋了,就知道一个劲儿往前跑,跑累了就走,歇过来再跑,也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反正第二天醒来是在家里,问家里人说是自己回来的,我朋友那时候就以为是做梦,可是一穿鞋觉得不对,他那鞋是回家新买的运动鞋,脚后跟那的鞋底都磨的很薄了。

这些事情都不算恐怖,但在半夜里我想起来的时候,总会害怕,以至于我浏览些嗯嗯网站的时候都很心虚,总想着此时会不会有个看不见的“人”在和我一起看呢?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