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装潢

抽屉里的香格里拉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爸爸,今年暑假我要去香格里拉!”

“爸爸很忙,没时间。”

“你说过如果我的数学考了100分你会带我去香格里拉的,你耍赖!”

“下次吧……”

“可是,你已经说过N个‘下次’了。”

“去去去,爸爸还有文件要写呢!”

……

以上是我和爸爸某次谈话的实录。瞧,我的老爸和天底下千千万万个老爸一样,是个说话不算数的老爸!

你一定会说,跟老爸说话不好使,跟老妈说去不就行了?

告诉你,不行!我老妈更难对付,她是个“太极拳高手”,我跟她说过N+1次,她总是用要交学杂费啦,要交暖气费啦,要交这个费那个费啦,家里闹经济危机明天就没米下锅后天就要卖裤子换大米啦等等理由来搪塞我。

哼,我算看透了,天底下的大人都是说谎专家,他们想要你好好学习、听他们话的时候说的是一套,你想要让他们兑现诺言时,做的是另外一套。

没办法,我要是想念香格里拉想得厉害的话,只好把迷你耳机往耳朵眼里一塞,打开MP3,听邰震宵唱的《明天的香格里拉》:“……明天的香格里拉/如何才能够到达/遗忘多少沮丧/才能昂首策马……”

我以为,这辈子都去不了香格里拉了,但是,我做梦都没想到,事情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出现了转机……来源:小精灵儿童资讯站

“哇塞,暮冬,你换新书桌了耶!”那天早晨,我的好朋友小路来找我做作业时,看见了我房间里的崭新书桌,大惊小怪地喊道。

“这有什么稀奇的,少见多怪!”我不屑地瞥了她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窗外被工厂的烟尘污染得灰蒙蒙的天空,想着我梦中的香格里拉。

“嗨,姐姐,你的作业做完了吗?给我看看。”小路献媚地把脸凑了过来。

“拜托,你到底是来找我做作业的,还是来找我抄作业的?”我用手推她。

“少废话,快把作业交出来,缴枪不杀!”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摆成了一个八字,当作手枪,抵在了我的脑门上,恶狠狠地说。

就在这时,一个轻轻的“啊呜”声把我们俩都吓了一跳,小路的手也缩了回去。

“你家养了什么小动物?”小路一边把目光往四下里瞟,一边竖起两只耳朵,寻找声源。

“没有。像我老妈那么抠门和洁癖成性的人,怎么会同意我养宠物?”我一边摇头,一边往四下里看。

“啊呜——”又是一声鸣叫,声音比刚才大了一些。我和小路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在了新书桌上,然后,我俩都抬起头,互相对视——小路两个眼珠直往中间*,成了斗鸡眼。一秒钟后,我们同时把手伸向了书桌中间的大抽屉。

声音,是从抽屉里发出来的!

“噗啦——”一声,新书桌的大抽屉被我们俩拉开了。

“我拷,酷毙了!”满嘴新词的小路惊叹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小的抽屉里,竟然别有洞天:里面不但有高山、湖泊、草甸、雪地……还有成群像米粒一样大的牛羊,以及比拇指还小的猛兽,比如老虎、狮子、狗熊……刚才的两声“啊呜”声,就是站在山岗上仰天长啸的微型老虎发出来的。

“暮冬,打我一个耳光,打得越狠越好,那样我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小路把脸伸了过来。

我看得出神,没有理她。就在这时,抽屉里突然迸射出一道耀眼的光,不等我们反应过来,我们的身体就变得像纸一样轻,腾空而起,满眼金色的光,飘飘忽忽地向抽屉里模型一般的世界坠去。

当我恢复知觉时,我发现我和小路一个仰着,一个趴着,倒在一片青青的草地上;泥土和花草的香味扑鼻而至;潺潺的流水,在我们的身边轻快地流淌;我们的上方,是瓦蓝瓦蓝的天空,朵朵体形饱满得像枕头的白云悬浮在高空中,反射着从雪山那边照过来的明媚阳光。

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