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

那次叙旧,我和她做得很彻底

2020-03-16

来源:

人气:2

每个人都需要爱情的滋润,让我们体会那像毒药般上瘾的欢愉。浓烈的爱情,就像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散发出迷醉的芳香,勾引着我们的嗅觉,让我们无所畏惧,甘愿全身心为之放逐。可惜,再旺盛的玫瑰一旦殇逝,来年的绽放,即便也能让我们赏心悦目,但是,我心明了,爱已不再如昨。就像芳明,多年后又来找我,让我淡泊已久的心,灼热得疼痛了起来。

芳明是我的前女友,我的初恋女友,像母亲像知己像情人的这么一个女神。对,她曾经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无人能及,包括父母,虽然我是个孝子。但是,就在我疯狂迷恋她,视她为珍宝的时候,她甩了我,她说她想要找一个足够强大的男人,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然后,她就果断地切断了与我的一切联系,这点上,她做得足够狠,足够彻底。

万万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我正在开部门会议,接到芳明的电话。虽然曾经试图忘记那一串号码,但是当她真的来电时,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有激动有羞愧有恼怒有无奈,但是,我没有掐断,我接了。

电话那头的芳明,笑了,我也笑了。许久没有联系,我们却能笑得这般默契,让我内心为之震颤。芳明说,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内心想说,就算我这辈子玩完了,我也永远记得你的样子。我对她的爱和狠,花了我太多力气,也给我太多铭记。但是,我说出口的话,却是非常地冷漠,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看我如此戒备,芳明笑了笑,说只是像找我叙叙旧。

这一次的叙旧,来得始料未及。五年了,我每一天都在想芳明,这种想,就像烧香一样,不一定要真的想邂逅菩萨。的确,一旦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残留的美好也变得稀薄。

芳明加了我的msn,尽管这个msn几年前已被她屏蔽了。芳明开始迫不及待滴跟我叙述,她说,她找到了了一个有车有房有钱有身份的人,但是这个人有轻微的虐待狂,喜欢在床事上为难芳明。芳明说到这些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哭泣的表情,她说这些年,自己没有少受折磨,经过几年的痛定思痛,也算想明白了,觉得一切物质都不能抵消精神的痛苦。

看到芳明叙述自己的不幸,我的心一阵阵抽搐,可能,又激发了我的保护欲。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出乎意料。她给我发了一张张床上的写真,可能就是现在流行的私房照,一丝不挂,完全利用身体来遮挡敏感部位。我给她回了一个大大的表情瀑布汗,她则发出了羞涩的表情,问我她是不是变老变丑了。实际上,我得承认,她变美丽了,性感了,更有女人味了。即便如此,又如何,她已经是别人的了。

芳明看我久久没有回复,就问了我一个尴尬的问题,如果我现在和他断绝来往,你还会喜欢我吗?芳明没有问我可娶她,也没有问我可爱她,而是问我可喜欢她。我有点窃喜,窃喜她的后悔?我不敢承诺。哪怕我还喜欢她。但是,喜欢不等于爱,更不等于我愿意娶她,从而悉心照顾她一辈子。想到这些年,她在别人身体下或欢乐或痛苦,我有什么能量能遗忘这么长时间的背叛。

我知道,芳明想通了,她不再需要物质来给她安全感和呵护。可是,我也想通了,我做不到没有尺度地原谅,做不到只爱女神身体不爱女神思想。说白了,现在的我,如果爱,我想爱她纯净无染的身心,而不是爱着她,又恨着她。那样的日子,太过折磨。

现在,我想是我发狠的时候了,或许,该去换张手机卡,屏蔽她的msn。既然不愿意爱她,又何必给她吃回头草的遐想。那些错过爱的人,请不要再回头找爱,因为那样的爱,找不到是种折磨,找到了何尝又不是折磨?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