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

怀香结局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尹熠撇过头,等待邹锦华是子弹。

“呯!呯!”枪声划破耳际。

“不!”我心里弦绷得紧紧,冲着枪声方向含泪大喊。

尹熠终是朝邹锦华开了枪,我在半空蹬着双腿,尽最大力将身躯调整方位,一只脚踩在墙上攒足气力,沿着墙往上爬。

我每爬一步,皆骇出一身冷汗。担心会被尹熠发现,将我整个丢下楼。

好不容易往上爬至一段,将身体贴在烟囱上歇了会,隐约听见楼顶处有人在说话:“邹锦华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这是尹熠的声音。

神经绷得越发紧。听尹熠的口气,邹锦华应该还活着,不时倒吸一气。

我将绑着绳的手,贴向一块突露在外的大理石片上反复摩擦,片刻后,绳子松解,我顺利挣脱,继而将腿上的绳子也解开。

我小心翼翼地攀着绳子靠近楼顶。见邹锦华躺在地上,膝盖处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此时血水沿着裤腿正汩汩外流着。身下早已洼了一滩血。他整个人就倒在血泊中。若不是胸膛还再起伏,早无了生样。

我望着他鼻尖酸胀,又怕惊动尹熠,硬是捂住嘴。

邹锦华大约是感觉到我了,不时朝我望了过来,眉头紧皱,用眼神告诉我,他没有大碍,投给我一个安慰的笑容,张嘴冲尹熠笑道:“你个尹家野**种,也想重振尹家军,做你的鬼梦!”

我适才明白,尹熠原是前任督军尹志强的儿子,据说邹佩章的督军是用非常手段从尹志强手中硬抢过来的。

尹志强倒台时,没落得好下场,尹家一家老小都被邹佩章处治掉了。只是邹佩章万万没想到,尹志强还有一对私生儿女。

此番一想,倒也明白尹熠以我作饵来对付邹锦华,以致于可以对付邹佩章,可他哪里知道,这事从头到尾邹锦华都是无辜的。因为我才是邹佩章的女儿!

邹锦华的话激怒了尹熠。

尹熠咬牙切齿,一脚踏在邹锦华受伤的膝盖上。血水喷溅而出,邹锦华的脸色又苍白几分。

邹锦华闷哼起却丝毫没有向尹熠投降的意思,继而扬嘴轻笑:“阿琼的身材好到爆!你就这般甘心将她拱手送了人!可知道,她到死时还在念着你的名字!可惜啊,可惜……”

邹锦华的话对尹熠是羞辱。

我不由为这个叫“阿琼”的女人心疼。

尹熠面色青白交替,额上青筋根根暴突。邹锦华的话完全撮到他的灵魂深处,此时他完全失了理智,扬起枪,对着邹锦华的腿像打马蜂窝似的又上几枪。

“啊!”腥热的血水溅到了我脸上,我忍不住尖叫。

我的呼声引来了尹熠。他望着地上半死不活的邹锦华大笑,继而朝我步来。

我虽解了束缚,但还得依靠绳子稳住身躯。眼见尹熠逼近,心已窜至嗓子眼。

“是你害死了阿琼!就让她下去陪阿琼吧!”尹熠一把揪住绳子,瞬间攥住了我的命脉,只要他一松手,我便失了依附摔个粉碎。

邹锦华见势,用手肘支着地面,一步步挪了过来,所经之处皆是血水。

“不要……伤她!要……怎样都可以!”邹锦华抬起头吃力地道。

我望着地上的邹锦华泪水哗哗直落。

尹熠见不得我俩一副生死相依的,将绳子一把揪紧,冲着邹锦华道:“为了她,你可以去死?”

我心下一凉,忙朝邹锦华摇头。

纵是邹锦华害死了姐姐,命也不该断在尹熠手里,何况尹熠这是在逼迫我们,我怎会甘心屈从。

贝齿一含,对着尹熠的手腕狠狠咬去。

尹熠吃痛的放开绳子,我趁机攀着绳子爬至楼顶,扶起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邹锦华。

邹锦华望着我笑,嘴里念念有词,我却听不清他含糊地在说什么。大约是失血过多,他神智已犯迷糊。

忽然邹锦华推了我一把。

“呯!”

“呯!”

枪声先后响起。

邹锦华的身躯往后倒去。

他替我挡了一枪,子弹穿过他的左肩。

尹熠也受了枪伤,此时抚着受伤的胳膊,惶恐地望着前方。

邹佩章持枪赶了来,身后跟着他的副官和几名爱将。其中一名爱将手上的枪械还冒着缕缕丝烟,想来尹熠的那枪是这位爱将开的。

尹熠步步后退,可已退无可退,见我孤零零地站至一旁,忙奔上来箍住我脖子,用枪口指着我脑门。

“让我走!”我被尹熠箍着,步步向前,窒息感已让我脑门生晕。

邹佩章的手下忙替邹锦华止了血,邹锦华幽幽睁开眼,见我被尹熠胁迫,拼足力气,一把握住邹佩章的手指着我道:“她是……史怀香的女儿!”

邹佩章诧异地望着我,面上一片死寂。

尹熠箍着我的手也渐渐松懈,只问我道:“你可是维琼的妹妹?”

我颔首点头。

尹熠呆怔,放开我后,将枪扔至一旁,失魂落魄地步步倒退。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答应过维琼要好好照顾你的!可我,都做了些什么!”尹熠自言自语。

大约意思我也明了,他尹熠便是那个让我姐姐拿生命去爱的男人,若不是当年他的请求,姐姐定不会接近邹家父子。

他要报仇,何苦搭上我的姐姐!

天,这是什么世道!

我忽然好恨。

眼前的三个男人!若不是他们,我母亲不会死于一场大火;若不是他们,我姐姐不会英年早逝;若不是他们,我本该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可现在,母亲和姐姐都死了,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人,却要背负起这么多的痛苦!

我泪里呛满了泪,却再也流不下半滴,我的思绪已抽空,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我拾起地上的那把枪,冲着他们仨“呯呯呯!”开了三枪,继而颈后一酸,晕了过去。

醒来时,春天已去,放眼窗外,满塘清荷。

我动动身子,觉得自己沉得很,这一看才知,自己已胖了许多,连同肚子和腰际都粗了一圈。不由抚着肚子笑。

真是能吃能睡,瞧把自己养得这般肥!

只是……这肚子怎会动的?难不成长了条什么虫子?

我吓得惊叫。

忙有人推门步了进来。

一身月白色长袍,配着一头乌亮光泽的三七短发,风度儒雅翩翩。只是那双冰蓝色的瞳眸带着幽伤,让我见着心惧。

我往床内瑟瑟,极怕这人靠近。

这人迈开的脚步止在原地,冲身后的下人道:“好生照顾夫人!”

“是大帅!”下人齐声回道。

那人抬眸望向我,依依不舍地离去。(正文结束)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正文就到此,明日来得及把这个故事的番外写了!亲们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的男主是渣男,其实人家很痴情的,有些误会他没向女主说清,女主却失忆了哈!新文的体裁,你们给我提点建意色!

美女

性感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