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五金

巨藤变之尸还丹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突然,一股危机感迎面压迫而来,我一躲,挟持汪药师的手就离开了她的脖子。

我的直觉很准,黑暗中果然藏了一个人,可对方没有冲我来,反而钳制住了汪药师。

“蚊子,你的确错怪汪药师了,大强身上的真菌粉末,是我放上去的。”一个身影走出黑暗,正是一直不知所踪的白子。

看着白子的眼睛,我突然想起来他之前袭击我们的时候,令我感到异样的是什么了。

我和大强陷入幻觉,看到的都是令我们害怕的东西,眼神自然会流露出恐惧。可当时白子袭击汪药师的时候,眼睛里只有凛冽的杀意,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有被妖花的幻觉迷惑,而是以此为护身符,潜伏在暗处等待时机发难!

“蚊子,杀了这个女人,再把尸还丹卖个好价钱,咱俩平分,”白子贪婪地笑道,“等六爷因为无药可医而死,我自然能接手他所有盘口,到时候分你一半,怎么样?”

我为白子的无情无义感到胆寒,害死大强挑拨我和汪药师不说,他甚至为了钱财想害死对他来说亦师亦父的六爷!

白子挟持着汪药师往乌木棺移动:“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杀了这个女人,出去之后就说是你独吞了尸还丹,你觉得六爷会相信谁?”

趁白子因为说话而分散精力,汪药师突然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挣脱了钳制。她就地一滚掏出信号枪,发射了一枚照明弹。

花苞椁里空间狭小,照明弹显得格外刺眼,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白子被晃得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一只弩箭从黑暗中破空飞出,扎进了白子的脖颈。

看到另一个身影走出黑暗,我突然想起躺在病床上那个全身裹着绷带的人,顿时明白了过来,高声问道:“六爷,祥子怎么了?”

“蚊子,好久不见,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忠心。”六爷身着便装,右手端着自制的十字弩,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祥子跟白子勾结私吞我的生意,‘出意外’被烧伤送医院了,正好可以做我的替身。”

与此同时,汪药师也慢慢退后,和六爷站到了一起。

我感觉自己被狠狠涮了一把。想到躺在床上痛苦的祥子和惨死的大强,我强忍着悲愤问道:“六爷,你演这一出好戏,究竟是为了什么?”

“虽然我命在旦夕是假,但尸毒发作确有其事。”六爷手持十字弩朝我逼近,“反正尸还丹就在眼前,已经跑不了了,我就给你讲个故事。”

十年前,六爷和他的挚友钻地龙一同下斗寻找尸还丹。他们不明就里,进入花苞椁后直接开棺,藤尸迅速尸变,一路追着两人跑。六爷为了活命,把受伤的钻地龙和他年幼的女儿抛弃,又封死了出口,这才得以活命。

后来六爷得知,藤尸被地气和尸还草滋养多年,尸变后必须吃活人,以生气调和尸气,藤尸才会进入沉睡,化为齑粉,最终留下尸还丹。

“蚊子,藤尸吃了你才会化为尸还丹,你就帮六爷我最后一回,开棺吧。”六爷用十字弩对准我,箭头泛着冰冷的光。

开棺会被吃掉,不开棺会被六爷杀死。我咬了咬牙,挪开了棺盖。

一时间,我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这藤尸究竟长什么样,它吃了人后真的会变成尸还丹?想到这里,我竟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手电光下,一个俊美男子身穿艳丽服饰躺在棺中,仿佛只是睡着一般。

见它没有起尸,六爷沉不住气了,快步走了过来。就在他接近棺材的一瞬间,那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全身毛孔里长出如细小藤蔓般的嫩绿色毛发,同时棺底冒出一根巨大的藤蔓,将尸体举了起来!

不等六爷反应,尸体就如吊了威亚般飞到他面前,一口咬断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竟然呆住了。汪药师抓住我的手就往外跑:“快走,这里要塌陷了!”

跑出去后,整个花苞椁室竟“活”了过来,一片片花瓣般的墙壁往中间聚拢,仿佛一朵巨大的莲花收起了花瓣。

洞穴里,降头猿们也十分惊慌,一个劲地往墓外面跑。

直到跑出瘴谷,汪药师才停了下来。随着一声巨响,一股强劲的气流扩散开来,瘴谷内的地面彻底塌陷下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棺木堵住了地脉穴眼,藤尸起尸出棺,积压千年的地气泄了出来,难怪破坏力这么强。”汪药师出神地看着坑洞道。

“不是说只要开棺,藤尸就会尸变吗?为什么我开棺的时候它没反应,而且也不攻击我们俩?”我问汪药师。

“藤尸对与其具有相同气味的生物没有反应。我吃过尸还丹,血液里有它的味道,而你又服用过我的鲜血,所以你去开棺它不会起尸,更不会攻击我们。”

“你吃过尸还丹?”

汪药师凄凉地笑道:“其实我就是钻地龙的女儿。”

当年,六爷封死出口后,藤尸吃掉了钻地龙,也因此被生气调和,进入沉睡,化为了尸还丹。年纪尚幼的汪药师困在墓里没东西吃,就吃掉了那枚尸还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离开那座墓后,我拜师学会了摸金校尉的点穴之法,通过地脉走向找到这处穴眼。和你们下来之前我的确来过一次,确定这里有藤尸后,就放出消息引六爷上钩。这个老狐狸果然上当了,主动派人找上我,要我当他的顾问,却只派代言人与我联络。我知道,不真正找到藤尸引出他本人,就没有机会为父亲报仇,所以才有了后面这些事……刚才在墓里,要不是你和他说话,我还真不知道他就是六爷本人呢。”汪药师说道,“我给你们喝我的血,解除幻觉是其次,主要是为了让你们能不被藤尸攻击,我说过不会害你们的。”

天光渐亮,在朝霞的映衬下,我看着汪药师美丽的侧脸,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六爷死了,你大仇得报,我也没什么牵挂了,不如咱们一起金盆洗手吧,”我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继续说道,“虽然重新开始会比较艰难,但如果你不嫌弃,我会照顾你的。”

汪药师睁大眼睛看着我,显然是被我这番话惊着了,但她旋即又红着脸低下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好呀。”

美女

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