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

花轿撞灵棺2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上一篇:《花轿撞灵棺》

半夜,老黄来到村口,点燃黄纸,再点上香,摆上贡品,老黄东南西北各拜了一通,他一边磕头,一边说:“李老太太,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明天我儿子结婚,你可不能乱来,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都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要怪我!”说完,他磕了三个头,便急匆匆回家了。

路上刮起一阵阴风,供品被刮的四处乱滚,地上的黄纸跟纸钱本该灭了,可这时却着起火来,忽然,直立的香断成两截。

第二天,天亮,老黄总是心神不安,他早早跑到小李家砸门,小李守了一夜的孝,也正好没睡,出来开门,一见是老黄问:“大伯,什么事啊?”

老黄说:“你妈死,我想过来拜拜!”小李说:“好吧,在这,您来吧。”

老黄刚要拜,平地起风,面前的火盆中,昨晚烧的黄纸灰被风卷起,直接吹到老黄脸上,老黄一阵乱挡,将脸上的黑灰从脸上抹掉,眼里转了泪花,然后磕头拜拜,起身,离开了小李家。

已经快十点了,新娘子还没来,老黄、老牛头急的到处乱转,这说好的时辰要是误了,如果真等到十二点,俩家一撞,那后果不堪设想。村长问老黄:“你家怎么搞得,这说好的时辰不来?”老黄一脸委屈:“别急,一会来。”然后又跑到一边打电话。

其实你们也知道,这天是十月一日,高速路上堵的严严实实,小黄跟新娘子倒想早早回来拜堂,可是高速路上一字长蛇,堵的严严实实,他们就是插上翅膀也回不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牛头拉过老黄说:“看来今天非要跟李寡妇斗上一斗!我回家拿法器,今天我非把她魂拘了不可!”村长、老黄头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但都插不上手,只好看事态发展,随机应变吧。

十点,小李跟亲戚哭着把老太太的尸体抬进棺材,然后亲戚过来瞻仰仪容,小李在旁边哭的几近失声。

十点半,大伙把老太太的棺木抬到大街上。大街两侧花圈、挽联一字排开,吹鼓手奏哀乐,锣鼓哀声连连,鞭炮四起。鞭炮声过后,是追魂礼花,“砰!砰砰!”

礼花过后,家属身穿孝服跪在供桌两侧,供桌后是李老太太的棺木。

各亲戚、好友过来祭拜,村长过来,点香,插入香炉,不想,香直接断成两截还烫了村长的手。村长尴尬地拜三拜,插香,退回,将黄纸扔入火盆,磕头,后来者只拜三拜,然后将黄纸扔入火盆,磕头,家属磕头还礼。

整个过程持续将近四十分钟,所有亲属拜过后,小李上前,哭的死去活来,众人将他拉开,将棺木盖好。

本来,小李在棺材前,将火盆高高举起,重重摔下,火盆摔碎,然后将棺材抬起,抬棺木的小伙合伙抬到火葬场火化,然后小李捧着骨灰盒到他家坟地埋葬,一切就算完毕。可是小李将火盆高高举起,重重摔下,火盆没碎!

十一点二十,小黄家新媳妇的婚车来到,新媳妇一下车,村里的红娘便塞给她个红包,小黄媳妇,紧紧握在手里,接着来了一乘红色花轿,小黄媳妇迈入花轿,红娘把葫芦挂在轿子门口,吹鼓手吹乐,轿夫便抬起了花轿往村里走。

这时另一个红娘跑来说:“红皮鸡蛋,红皮鸡蛋还没吃!”

这个红娘一看没法又赶紧跑着去追花轿。

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