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服装

死亡启示5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第六章夜谈

陈应停住了脚步,他的心被高高的悬起,再紧紧的揪住,他望着面前的黑门。门后,陈应无法肯定,所有的都会如梦中预示般上演。他将耳朵轻轻贴在黑门上,门后突然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呼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是了,没错,他在门后!陈应用瘦弱的身躯撞门,想要把这扇拦隔在生死之间的门击的粉碎,但一切都像是徒然,黑门过于坚固,而自己过于孱弱,门后的呼救声已经听不见了,陈应知道生死只在弹指之间,他一低头,墙角堆放着几块红色的转头,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陈应也、顾不上这些,他举起一块转头,朝黑门上砸去。

砖没有砸在门上,因为在陈应高举砖头的时候,黑色的门缓缓的打开了一道缝。

在门后令人窒息的黑暗里,一个人背对着陈应站在黑屋中间,全身嗦抖不停,他听见门响,似重新燃起了生存的勇气,他伸出手,对着陈应方向大喊:“救我,求求你……”

陈应冲进了黑屋,他知道黑屋里隐藏着一个死神般的杀手,但他还是不能任由一条无辜的生命被蹂躏,他冲进黑屋中间。

“跟我走!”

陈应拉着男孩的手冲到门口,手心里的这只手似冰一般的寒冷,陈应心觉不对,他倏然回头,身后的男孩正凝望着自己,男孩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而最恐惧的是陈应,因为男孩的脸上,除了这双眼睛之外,口,鼻,耳,竟然都不见了!

“怎么……”陈应条件反射的扔掉了男孩的手,一个人退出到门外。男孩先是一愣,然后赶出门外,彷徨不解的望着陈应:“你,你怎么了?”

陈应再看男孩,五官犹在,而他的面容竟真的是自己见过的。陈应微微喘息,方才是自己过于紧张产生的幻觉?陈应也没时间多想,急对男孩说:“别问了,先离开这里。”

“喈喈……”一声阴森的笑声从陈应身后传来,而后阴森的声音飘忽在陈应耳边:“想要离开,没这么容易。”

黑门中突然伸出一只手,将还待在门口的男孩突然一把重新拉近了黑暗里,还没等着男孩反抗,刺眼的匕首已架在了男孩脖颈上,陈应摇头扑了上去,但还是晚了一步,鲜血瞬间从男孩脖颈间溅射而出,如同陈应梦境中一模一样。

阴森的声音缓缓从门内传来,一字一字如同利针般刺进王思文耳朵中:“不要心急,很快就是你了!”

黑门“砰!”的一声重新关起,陈应呆若木鸡,愣愣站在原地。

王思文回过头,目光凝望身下楼梯,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明显的颤抖:“谁?”

“我!”声音很熟悉,王思文尝试的喊了声:“石磊?”

“是我,我刚从老烟头那回来,就远远瞧见你进了这实验楼,你来这里面来干吗?”王思文瞅见了石磊红通通的鼻子,没有任何一次,王思文觉得石磊这个酒糟鼻子如此的可爱。王思文神情有些狼狈,刚想开口,头顶悠长的走廊里,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坠地声,王思文脱口而出:“不好!”

王思文赶到了实验楼顶层,两人将整层楼搜了个遍,在最里面的房间里,王思文首先惊讶的看到了一扇倒入房内的黑门,门上涂满了暗红色的血迹,王思文面色不由一凝,石磊跟了过来,愣神说:“人血?”

王思文摇摇头,他朝房间里看,所有窗户都被缠上了黑纱,整个房间如同地狱般阴冷黑暗,但房间里并没有人,除了这扇横倒的黑门外,王思文还在门后看见了更多的血迹,看样子血迹未干,像是刚刚才发生了血腥的一幕。但令王思文十分迷茫的是,他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陈应,他没有下楼,也找不到人影,莫非凭空消失了不成。

“究竟怎么了?你在找谁?”

王思文走到黑屋中央,环视四周,但除了黑暗包围着他,再没有别的。但同时,王思文内心深处突然陡升出一股寒意,如同前几次般,这绝黑的空间中,似存在着一双眼睛,正在冰冷的注视着自己。

石磊还在望着王思文,王思文微微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个人应该知晓究竟发生过什么,只是现在他……消失了!”

“消失了?”

王思文跟石磊离开了试验楼,回到教室,陈应正在静静的望着窗外夏树,还是平常那副神游物外的神情,仿佛他只存在于一个人的世界里。王思文坐了下来,望着陈应的侧脸,心中茫然:他是怎样从实验楼凭空离开的?

陈应,你这个瘦弱的身躯隐藏了多少的秘密呢?王思文内心暗道。再一次,王思文想起了另外一个同样身世神秘,同样藏着无数秘密在心中的人,她的脸闪过自己心头,王思文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愫,酸酸的,是痛!

——李珂!

上课铃打响了,王思文将目光从陈应身上收回,伸手从抽屉里取课本,但取出来的是一个黑色的塑胶袋,这塑胶袋王思文还记得,陈应昨天就拿着同样一个塑胶袋回教室,但若是陈应的东西,又怎么会跑到自己抽屉里?王思文小心翼翼的打开塑胶袋的封口,塑胶袋里有一双运动鞋,正是昨早二楼餐厅里找到的运动鞋,只不过不再是一只,而变成了一双。王思文发现运动鞋里塞着一张纸条,展开纸条,上面用铅笔写着八个字:“晚九点实验楼,陈应。”,王思文愕然的握着纸条,抬头看陈应,陈应面如静水。

王思文收起了运动鞋跟纸条,心难平静的上完了一整天的课,晚上回到寝室又想办法支开了石磊,一个人来到了试验楼。黑垂的夜幕里,这栋即将寿终正寝的大楼如同一头死气沉沉的大兽,正咧开黑色的大嘴,择人而噬。

一个平静的声音从背后的阴影里传来:“你果真来了。”

王思文回过头,看到陈应。陈应完美隐藏在这黑暗里,不被任何人发现。王思文点点头,举起了手里的塑胶袋跟纸条:“我如约而来。”

陈应微微一笑,王思文很少看见他笑,问说:“你找我来,为的什么?”

陈应走出阴影,淡薄的月光撒入大厅,照耀在陈应苍白的面颊上,陈应反问:“我让你来的原因,你不知道吗?如果真的不知道,你就太让我失望了。”

“你总是这样无懈可击,连说话也绝不让半步。”王思文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陈应时,在嚣张的赵浪面前,陈应也是倔强的不退缩半步。

陈应微顿,明亮的眼神暗淡了下来:“你不懂,我是已经无路可退了。”

王思文听不懂陈应的话,他决定首先发问:“塑胶袋里的运动鞋是不是……”

王思文还未说完,陈应突然打断了他,平静的面容突然泛起波澜:“启示,正在演变成现实!”

“什么……启示!?”

陈应望着王思文的眼睛,说:“我慢慢跟你说。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学校,因为我的预知能力。他们无法接受我的能力,把我当成巫师般的驱逐,诋毁我长了一张专门下诅咒的乌鸦嘴。当我来到这所校园,我感应到了一场血光之灾,我疲于应付,我想要救出那些被害的人,但我虽然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无奈我太过孱弱,救不了他们。所以,我请你,帮助我。”

“你真的能预知未来?”

“不是全部,只有一些模糊的片段。”王思文望了望塑胶袋里的运动鞋,恍然说:“那学校餐厅,废弃试验楼中发生的事,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试图去救受害人,但没有成功?”

“是。”

“受害人,凶手,你都知道是谁?”

陈应沉吟下,对王思文说:“我虽然拥有预知的能力,但对于预知我还是很陌生。它就如同海市蜃楼,我只能望见它,却永不能靠近它,甚至不能肯定它的真实性。预知给予我的呈现也是不确定的,有时我可以看清楚未来的某些事物,而有时只是个残影,我只能自己去揣测。而在这两起疑案里,我没有看到凶手的脸,只看见他是用匕首行凶。而后他如何将受害人隐藏起来,我也无法得知,但这些也正是我找到你的原因,我需要你的帮助,依靠着我的预知还有你的胆量,一起找出这个残忍的凶手,还有找到被他藏起来的尸体。”

陈应望着王思文手中的运动鞋:“一开始我所得到的预知就是个朦胧的幻影,我也大概判断出背景是在学校二楼餐厅,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你也都知道了。我没有找到受害人,也没有找到凶手,只找到了一只遗留在窗台的运动鞋。而就是这只运动鞋,让我找出了受害人的真正身份。”

“他是谁?”

“运动鞋我带回了寝室,我的朋友许大川一眼认出了这只鞋属于他们班上的一个学生,叫焦阳,然后我去了焦阳的宿舍,在焦阳的床下找到了运动鞋的另一只。”

“焦阳,是他?”王思文对于这个焦阳的印象并不好,焦阳属于那种游手好闲,又不好好学习的类型,甚至还曾经同校外的小混混们瞎闹过一段时间。

“既然一只鞋是遗落在受害现场,说明它不是属于受害人,就是属于凶手的。而焦阳的另一只运动鞋在寝室被发现,那就说明他是在案发后仓促间将一只鞋遗落在现场,而后将剩下的一只鞋藏在床下,焦阳莫非就是凶手不成?!”

性感美女

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