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

鬼话闲聊紫瞳尘缘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夜泽陌将心口的腥甜强压下,抬头望望天色,只盼着夜色早些降临,他好吸点月华疗伤。

“信也罢,不信也罢!你保重!”夜泽陌淡淡说道,继而转身向曼紫罗道别。

曼紫罗愣在原地。

听闻他的语气,心里生起疙瘩。

这不像夜泽陌素日的作风。

她回头,夜泽陌已不在,空气中却荡着股血腥。

曼紫罗娥眉紧蹙,朝夜泽陌离开的方向步去,见地上有血,用指尖沾起搓了搓。

血是温热的,显然刚流出不久。只是这血,红中带黑,好似不太正常。

“他受伤了!”曼紫罗喃喃说道。

忽又罗袖一挥,寻着他去。

夜泽陌并没回妖宫,只因伤势太重,生怕那些窥视妖王之位的部下趁机犯乱。他寻了个极隐蔽地方,并将自己的气息抹去。

曼紫罗寻着血腥味来到湖边,却因气味突然消失停了下。

夜色已漫下,满月刚去,一弯月牙不时挂在天幕,月光离离,朦胧不清。

湖边长满了青草,恰逢夏季,长势很旺。河水因着月光碎银粼粼,微风拂来,不时泛起细波,从湖中心升起,一层层扩向四处。

萤火虫儿飞来,给这寂静的水湖带来几分生气。

这种情景让曼紫罗想到多年前,她与他曾携手一起观风赏月,如今想来,景色依旧,不过变得是人情。

她幽幽叹气,却见湖中心隐隐有红光作涌。

因着那红光,水波不安打起漩,虽然极小,但却逃不过她的眼。

他在湖底!

曼紫罗纵身跳下水。

她已恢复仙身,周身结了圈光印,那些水波只从她身边滑过,半滴不沾羽裳。

夜泽陌确实在湖底。因得伤势,已现出原身。

只见一只红色九尾狐倒在湖底中心。九条红色长尾,无力地耷拉在身旁,头埋进身躯与四肢相贴,首尾相接,形成一个圈。一团红光包裹在身,让他看上去极像个大火球。

在他腹部不时有血珠滴落,却在溢出时,又被周身的红光吸去。

这是一种极妙的止血方法,而他正用这种怪异姿势,显然是在疗伤。

见有人来,夜泽陌睁开狐狸眼,九条长尾迅即竖起,全然警戒。

见是曼紫罗,他微微有些吃惊,狐狸头抬了抬又放下,九条长尾跟着收起,似乎松了口气。

他想,自己太虚弱了,以致于没掩藏好自己的气息。

“怎会伤得这般重?”曼紫罗道。

夜泽陌已阖上眼,只淡淡说:“不过是些小伤,碍不得事!”

说时身躯翻转,再次化为人形。

因为打座受惊扰,他不得不暂且放弃。

此时显得越发憔悴,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他深深望了她片刻,一般道不明的伤感涌起,随后从怀中摸出一物递给她。

“这个你收好!”

曼紫罗瞧着这个用锦帕包裹的东西,泪水不时夺眶。

“你就因为这个受了重伤?”

她问他。

夜泽陌没作声。

嘴巴张了张,有似微微叹气。

他的默认让她很难过。

只听他又说:““能帮你做的只有这些!你若觉得不解恨,就动手吧!”

曼紫罗抽泣。

她不是不肯原谅他,只是经历了那么多是非,两人早已回不到当初。她这回之所以投胎为人,为得就是放下,而他为何就不明白的执执不放,

她翻开锦帕,里面包着一朵紫色曼陀罗。

曼陀罗花瓣上含着点点露珠,像是刚刚绽放。每一瓣都是那么鲜艳饱满,那么有精神。

这是她的原身,她的魂魄如何,原身都能察觉得出。

只是让她没想到是,夜泽陌居然割了自己的心头血滋养着她的原身。

难怪她会恢复的这么快?

她被感动,却有些不敢相信。

夜泽陌是妖,流点血并不危及性命。然用他的心头血就会元气大伤,重则万年修为尽毁,危及生命。

加上之前他与她那战后并没有好好修养,马不停蹄地用禁术收聚了她的残魄,修为退化的已不是一点半点,如今又附身在一个凡人肉躯上,他这不是明摆着自寻死路么!

曼紫罗心如刀绞。她似乎并不值得他如此。

纵是以前,他伤她的那么深,也没此刻让她这般痛苦过。

“为什么要这样?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原谅你?呵,你错了,你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

曼紫罗大笑,笑时泪如泉涌,怎么止都止不住。

她觉得他已不欠自己什么,反倒让她觉得后悔和害怕。

她望着他,忽然玉牙一咬,纤指一屈,一道紫光从指尖流逸,一柄紫色长剑已在手。

这长剑乃她仙术凝幻,名唤长情,她忆有许多年未用,如今再次出现,倒让夜泽陌骇然。

夜泽陌大呼:“不要!”却已为时已晚。

曼紫罗将剑插向自己心口,顿时鲜血飞溅。

“紫罗……!”夜泽陌哭喊,飞过去将她一把抱住。

“夜泽陌,我们……谁也不欠谁了!”曼紫罗喃喃说道,接着头一歪,晕死在夜泽陌怀里。

身旁紫色的曼陀罗花迅即枯萎,夜泽陌心一慌,赶紧施法将那花护住,红光一闪将花卷入怀中,抱着曼紫罗的身躯狂呼。

黑夜里,狐啸声四起。

平静的湖面刮起一道飓风,水浪相拧结,形成一条巨大水龙直冲上天,顿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那狐啸声依旧不止,片刻后,成千上万只狐狸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它们围着那方水湖打转,似乎在摆一种复活阵法。

曼紫罗醒来时,已不知过去几百年,她总觉得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

曼陀罗庄园的小花精们围着她打转,左一声姑姑,右一声姑姑地唤着。

她喜欢跟这些小花精们在一起,每天都给她们讲天上人间的故事,无聊的时候,就逗弄着那些未开花的曼陀曼。

曼紫罗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岁?却知,她比那些小花精大了许多,也许八千岁了,也许一万岁都不止。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妖精,岁月于她半点关系都无,她依旧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那些小花精围着她打转,她一点都不觉得烦,她将她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总有有操不完的心。岁月匆匆了无痕,平静的再没一丝波澜。

曼陀罗庄园已恢复当初平静,而她隐约感觉故事才刚开始。

做了许久的花儿,她终于有天化身为人。

她奇怪自己,为何万千世物,却独独选择了人?

或许只是种感觉。

借着平静湖面,她开始观察自己。

一双紫眸清澈如水,要多美有多美。她想,人间的倾城国色不过如此,她很满意自己,朱唇微启,淡笑嫣然。

虽然有些孤独自赏,但却能自误自乐,倒不觉无趣。

平静的湖面不时,细波荡漾,泛起涟漪。

一张俊脸不时浮现,与她相并倒影于水。

她惊诧万分,见来人一袭红衣,一头墨发,眉目如画,飘然出尘。

“我们见过?”曼紫罗不确定地说。

她觉得来人好面熟,好像在哪见过,又好像无数次出现过在梦里。

来人含笑说:“你说见过便见过!”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写到这吧!喜欢的亲,看过走过路过见过读过的都留下书评哈!明天见!

美女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